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 “互联网+”时代,教育出版与信息技术融合发展
  • 作者:余若歆  来源:本站 更新时间:2016-07-26 26:39:31 点击数:次 字体:【
  •     编者按: 6月18日,由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数字教育出版工作委员会(简称“工委会”)主办、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简称“苏教社”)和江苏睿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承办的2016年数字教育与出版论坛在江苏镇江举行。来自国内教育出版社、信息技术公司、高校的200名数字教育出版精英,在分享各自数字教育出版探索实践经验的同时,也对“互联网+”大背景下,教育信息化如何更好地为教育教学服务进行了深入探讨。
        随着以MOOC为代表的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的兴起,教育信息化正发生着深刻的变革,各类互联网公司尤其是一些网络运营商或技术提供商纷纷摩拳擦掌,试图在教育市场分一杯羹。对于教育出版社来说,探路教育出版数字化是转型升级的必经之路,但一方面目前出版社还未形成大的项目与产值,盈利模式尚不清晰,另一方面,国内教材重复建设、低水平教材选用等不良现象频出。因此,教育出版与互联网技术的融合是大势所趋,拓展数字教育出版新思维也成为前教育出版社的当务之急。
        本次论坛以“数字教育出版的探索实践与融合创新”为主题,针对数字教育平台的建设与运营、内容资源的建设与管理、数字教育产品的策划与营销三大核心内容,通过各类技术平台的优缺点以及相关实际应用案例的深刻剖析,共同探讨数字化教育的未来,加强信息技术公司与教育出版社的融合创新和合作。
        顶层设计为教育出版保驾护航
        为举办首届“数字教育与出版论坛”,主办方工委会筹备了半年之久。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王勤表示,工委会作为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的重要分支机构,承担着上情下达、下情上报的工作职能,并致力于做好数字教育出版行业理论研究和业务交流过程中的服务支撑工作,协调好政府与企业之间、企业与企业之间、企业与用户之间的关系。
      
        而创设数字教育与出版论坛,旨在“互联网+”时代以及教育出版数字化转型升级的基础上,着力推进教育出版与信息技术的深度融合,为各类学校、教育出版社、信息技术公司搭建“互联网+”时代的“互联网+教育”、 “互联网+课程”和教育出版数字化转型升级等各类创新、发展模式提供公共交流平台。
        从宏观层面来看,教育出版不仅占据了出版业的半壁江山,更是关系到国家人才培养与教育发展水平的重点文化产业。近年来,教育部、财政部等国家部委以及各省市纷纷出台扶持政策,通过提供资金补助等手段加速推进教育信息化进程,在顶层设计上为教育出版提供了新的机遇与支持。为打破在线教育的地域限制,解决教育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作出了“构建利用信息化手段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的有效机制,逐步缩小区域、城乡、校际差距”的战略部署。并于2010年推出了以“三通两平台”建设为教育信息化核心目标和标志工程的《国家中长期教育发展与改革纲要(2010-2020年)》。
        在高等教育出版社总编辑、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数字教育出版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杨祥看来,自“互联网+”行动计划实施一年以来,我国高校在线开放课程与平台建设成效显著,特别是2015年4月下发的“教高[2015]3号文件”有力地推进了在线开放课程与平台建设。他指出,在线开放课程将成为未来我国高水平课程和教学资源建设的主要发展方向,对各层次各领域教育都将带来深刻影响,而我国在线开放课程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如何构建有中国特色的在线开放课程体系,以满足不同层次学校、学生的需要。
        立足出版,实现个性化教学服务
        近年来,在互联网环境下,出版社在出版主营业务及方向进行了数字化探索,利用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涉及微课、慕课、SPOC、翻转课堂等多种形式的在线教学。但整体而言,数字教育出版尚未形成清晰的盈利模式,出版社的收入构成多以传统的教材教辅为主。在大多数教育出版社都在实行数字出版部门编印发一体化参与的前提下,逐步完成“传统纸质图书→数字化探索→融合发展”的探索。如何利用传统的内容资源,实现教育信息化成为教育出版社的当务之急。
        苏教社数字出版部主任林明认为,个性化教学一直是教育市场上的刚需。而传统教育出版适应的是班级授课制的统一教学模式,纸质的教材教辅不能主动收集学生的学习数据、不能有针对性地推送个性化的学习内容,以适应学生差异化学习的需求。“教育出版社要突破瓶颈,实现数字化转型,就要立足于个性化教学,建立适合国内学生的教育内容资源投送体系。”林明表示。
        数字教育的课题较为庞大,出版社在现有体制下,要全面构建一个资源体系,并在短时间内真正实现从“建”到“用”可能有一定困难。对于许多教育出版社而言,数字教育出版是自身发展的“第二春”,不仅要坚持项目系统的自主设计和项目执行的自主管理,还要在绩效考核上为项目的有效执行提供保证。
        将数字教育出版与传统教材相结合,满足在线系统化学习需求,配套教材解决线下学习和复习问题,成为教育出版社探索在线教育盈利模式的有效路径。而有着从线下培训到O2O成功转型经验的万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锐在论坛中强调,由于印刷成本等原因,传统书本中每个知识点不可能讲得很详细,导致不同基础的学生不一定能完全理解知识点,教育要结合互联网首先要将其量化,针对不同学生的学习基础将书中的知识进行更精细的阐释。而教育出版社则可提供从易至难的题型,供其课后练习。
        融合发展,新技术推进教育信息化
        从目前的院校需求方面看,教育发展的不均衡现状使得院校对优质教育资源共享有较大需求,当前一些图书馆对数字资源产品的采购比例也在不断增加,AR/VR技术在数字教育出版的运用也大大丰富了产品形态。人民邮电出版社教育出版合作部主任李海涛表示,出版社未来将以“平台+内容+用户”为发展方向,在融合发展中迎来教育出版新的春天。
        在教育信息化产品的建设方面,除了人民教育出版社的“人教数字校园”、江苏教育出版社的“基础教育题库”、山西教育出版社的“导学号”、湖南教育出版社的“贝壳网”等完成在K12领域的布局之外,高教社打造的“中国大学MOOC”自2014年5月上线以来,与130余所高校开展了合作,已发布MOOC课程学期800次,SPOC课程学期700次,累计选课人次已突破1200万,成为课程和教学资源数量、选课人次国内第一的慕课平台,人民邮电出版社的RYMOOC人邮学院从2015年初运营至今,累计开通试用职教院校近100所,平台累计学习人次达数十万。“在线教育领域的科技应用时间还不长,如何利用现有的内容和技术资源,设计产品和运营模式、搭建运营团队才是最具考验性的”上海睿泰企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总裁艾顺刚表示。
        教育信息化和教育数字应用本身就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教育出版社作为传统的教育内容提供方,以倡导内容为王的同时,更要关注用户体验,让社交完成对用户的再升级改造,重构学习社群。而最终信息技术要为应用服务,进而构建以学习为中心的教育场景。
        同时,教育出版社还可以承担教学的工作,如建设教学课程资源、搭建教学服务系统、制作教学服务工具,打造具有出版社行业特色的虚拟教学校园。在数字教育出版实践中还应避免走入四大误区:一是只为传统出版版权服务,未形成在线服务;二是重静态资源建设,走图书馆模式,资源利用率低;三是重平台系统建设,轻服务运营;四是市场化程度低,迭代演化速度慢。